韩国果农偷日本葡萄事件(晴王葡萄是日本的还是韩国的)|世京攻略

(观察者网讯)近日,在韩国热卖的“大黄玉”葡萄被质疑是从日本“偷”来的品种。日本富士新闻网9日报道称,其采访的一个韩国果农在承认葡萄品种来自日本后,理直气壮表示“日据期间,日本从韩国也偷了很多东西的。”

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

10月底,韩联社、韩国经济新闻等多家韩媒报道称,一些大型超市首次售卖“大黄玉”葡萄,这种葡萄因其表皮一开始为黄色,越熟越鲜红的特征得名,比一般的葡萄要大得多,有些一颗甚至能比得上乒乓球,一串售价在8.5万韩元到9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458-485元)之间,是当之无愧的“天价葡萄”。

韩媒对这种葡萄非常看好,“如此高价固然让人惊讶,但葡萄本身也确实比一般的葡萄要大得多,这种葡萄是从日本引进的新品种葡萄,预计将会成为下一个韩国优质葡萄品种。”

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

韩媒宣传“大黄玉”葡萄

然而,本月9日,日本富士新闻网的一条报道却“打脸”了韩媒的说法。其称,韩国的“大黄玉”葡萄和日本“微醺”葡萄的外形和色泽都极为相似,很容易混淆,疑似是从日本“偷”的,该说法反驳了此前韩媒“从日本引进”的说法。

该媒体称,为什么这种在日本严格管理的葡萄会来到韩国呢?其暗访记者采访了一位种植“大黄玉”的韩国果农,对方承认,这种葡萄来自日本,“日本的其他葡萄品种在韩国很受欢迎,但韩国果农没有日本果农的手艺,种的葡萄甜度不够、涩味也很重,我们就想继续寻找其他的日本品种。”

该果农随后辩称“日据期间,日本从韩国也偷了很多东西的。”富士新闻网直言,“果农的借口令人震惊”。

“微醺”葡萄是在日本长野县上田市种植的,该地果农发现了韩国的做法后表示,韩国果农的做法让他们很伤心,也很生气。

观察者网查询发现,对于日方的控诉,韩媒并未进行过报道。

在“大黄玉”之前,韩国市场上的“天价”葡萄主要有两种,“阳光玫瑰”(shine muscat,也称香印葡萄)和“罗马红宝石葡萄”(Ruby Roman)。这两种葡萄都来自日本,“阳光玫瑰”是日本国立农业研究开发机构经过30多年开发出来的品种,“罗马红宝石”葡萄属于“进阶”版本,是日本石川县经过14年开发而成的高级葡萄,比阳光玫瑰更贵,一串大约在8万韩元左右(约合人民币430元)。

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

左:罗马红宝石葡萄;右:阳光玫瑰,图自韩国农民新闻

今年8月,这两种葡萄在韩国大型商超售卖时,韩国多家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,相关宣传文章中,韩媒并未避讳其来自日本的事实,但对于“阳光玫瑰”,其称,“这虽然是日本国立机构研发出来的,但他们之后没有在日本官方的种植机构申请专利,所以农户也可以在不提交专利费的情况下来种植”。

就是在这种背景下,韩国本土商超售卖的“阳光玫瑰”变成了“韩国农户种植的韩国品种”,但售价仍和进口产品不相上下,一公斤价格在2万韩元到3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10-160元)之间。

当月,日本农业新闻网站曾报道称,“罗马红宝石葡萄”的产地——日本石川县农户控诉韩国“偷”了其产品商标,有农户介绍,其发现,在2019年就有韩国人以个人名义申请了“罗马红宝石葡萄”的英文商标,2020年,又有韩国人以个人名义申请了“罗马红宝石葡萄”的片假名和韩文名称的商标权。但申请人的具体身份仍不明。

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

该县农户表示,他们对种子和产品管理一直比较严格,未曾出售给韩国,因此,对种子外流和类似产品在韩国售卖的情况表示遗憾。

当时,韩国“农民新闻”对此事进行了报道,其搬出了《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(UPOV)》,认为其中规定新品种上市6年内可以在其他国家进行品种登记,“罗马红宝石”品种是(日本石川县)于2007年开发,既然该县6年内并未在韩国本土申请过商标注册,所以没有相关的法律对日本果农的说法予以支持,那么果农不会受到任何处罚。

对于这种说法,日本网民并不买账。短短3个月内,韩国两次被发现“偷”葡萄,日本网民纷纷开启了嘲讽模式,“这可能就是‘韩流’吧……”

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韩国果农“偷”日本葡萄被发现,辩称:日本也偷了我们不少东西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ixinpcb.com/yxbaike/20220714/9503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