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国首现人口负增长的原因(韩国首现人口数据分析)|世京攻略

人口危机已成为韩国经济增长的一大担忧。近日,有统计显示,韩国2020年出生人口数创历史新低,首次出现死亡人数大于出生人数的现象。这给这个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国家再次敲醒了警钟。

韩国行政安全部在1月3日发布报告称,韩国去年只有27.58万婴儿出生,比2019年下降了10.65%,而同年死亡人数达30.78万,同比增加3.1%。

截至2020年12月31日,韩国居民登记人口为5182.9万人,同比减少20838人。这是韩国单年户籍登记人口首次出现减少。其中,50-59岁人口占比最大,为16.7%,达864.5万人,老龄化现象突出。这些数字促使韩国内政部呼吁要对政策作出根本性改变。

韩国首现人口负增长!单人家庭近四成,超三成韩国人认为婚后没必要生孩子


总和生育率全球最低


2020年7月联合国人口基金发布的《2020世界人口状况》报告显示,韩国的总和生育率(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平均生育子女数)在世界19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一。

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,韩国2020年第三季度的总和生育率为0.84,同比减少0.05,创历史最低。此外,第三季度仅有4.7万对新人结婚,同比减少11%,也创历年同期新低。

有分析称,从2020年第一季度起,韩国总和生育率一直处于低于1的水平,若继续延续这一趋势,预计年均总和生育率或会连续3年不到1。有测算显示,要确保韩国人口稳定,总和生育率应达到2.1。

而韩国的邻国日本面临的低生育率问题同样紧迫。有资料显示,2019年日本新出生人口86.4万,这是自1899年日本有人口记录以来首次出生人口低于90万人。

对此,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:“韩国、日本等国的少子化问题实际上是东亚发达经济体普遍面临的问题。针对此,日本出台了各种鼓励生育的政策,生育津贴和儿童补贴也十分给力,但韩国的相关政策和公共投入就相对欠缺一些。”

疫情之下,韩国家庭和企业都面临着较大的经济困难。韩国银行(央行)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,韩国家庭和企业的债务规模已超过GDP的2.1倍,创1975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水平。

而出生人口不断减少、屡创新低则给这个“少子化”问题突出的国家带来了更大的压力,不仅青年人口的减少会导致劳动力短缺,直接影响该国经济发展,人们对于医疗保健系统和养老金的需求也会增加,国家的公共支出随之扩大。


疫情后“婴儿潮”未必出现


专家表示,生育率和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相关,近年来,韩国政局不稳,经济增长速度放缓,对生育率也产生了负面影响。

据报道,超过三成韩国人认为结婚后没必要生孩子,受教育程度越高,生育意愿越低,一个重要原因是该国女性难以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。

杨舸分析称,韩国女性正面临着与日本女性类似的社会处境,在社会主流观念之下,韩国女性相对男性承担了更多的家庭责任。“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职业女性在生育或结婚后会选择变成家庭妇女,因此女性在做出婚育选择时会有更多顾虑,如果对于自身的职业期望比较高,女性就会推迟婚育。”

此外,韩国快速上涨的房价也让年轻夫妇望而却步。“为了生孩子,你需要有自己的房子。但在韩国,这已变成了不可能实现的梦想。养孩子太贵了,政府多提供几十万并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。”金贤宇表示。

在2020年,韩国通过了《住宅租赁保护法》修正案,该法案限制了续签时租金的上调幅度,却导致很多房东在出租时提高了起始租金,这也使得部分租房需求转为了购房需求。

新冠疫情的持续也使得韩国的结婚率与生育率更显低迷。韩国银行(央行)研究人员预计疫情结束后韩国不会出现大规模灾难结束后的“婴儿潮”现象,疫情导致的恐慌情绪或会促使人们取消婚育计划。

对此,杨舸表示:“不能说生育率没有反弹的可能性,但是目前没有看到任何征兆。”她认为,新冠疫情对经济发展造成了很多不利影响,一旦失业率升高,或者人们的收入水平显著下降,那么许多原本有生育计划的人都会选择推迟。

“但这里面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”杨舸认为,这种不确定性主要看疫情的控制情况或疫苗的使用情况,比如,若疫情在五年内能彻底结束,那么也许在五年之后生育率会轻微反弹,但是反弹只是弥补原本就要出生的人口,并不意味着出生人口变多。“大家是在一个集中的时间点进行了生育选择,当年的生育率可能会有所提升,但很快又会下去。”


单人家庭已成韩国主流


面对如此严峻的“少子化”社会问题,韩国政府为鼓励生育推出多项刺激措施。2020年12月15日,韩国政府通过了《第四次低生育与老龄社会基本计划(2021-2026年)》(下称“计划”),希望借此增加新生儿数量。

计划称,政府将从2022年起,向准父母发放20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.2万元)的生育补贴。此外,还针对0-1岁婴儿家庭每月提供3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800元)的育儿补助,到2025年逐步上调至5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3000元)。

同时,计划特别提到,为保护婚孕产期的职场女性,韩国政府要求企业公开男女员工在就业、晋升、薪水方面的待遇等信息,还将引进惩罚性赔偿制度,以防职场性骚扰等问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统计,去年韩国单人家庭同比增加6.77%,达到906.3万户,首次超过900万关口。单人家庭在全体家庭中所占比重也最大,为39.2%,超过“夫妇+子女”的家庭数量,这也被认为会给社会发展带来一定的潜在风险。

杨舸认为,相比其他多人多代的家庭结构,单人户的家庭结构是最不稳定的,抗风险能力也是最差的,“不婚比例持续上升,单人户会使人的安定感下降,特别是对于老年单人户,这些老年人的生活质量、生存质量难以得到保证,总体而言对社会发展来说是一个不利的现象。”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zixinpcb.com/yxbaike/20220714/9496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